偏乡居服员不敷成本 卫福部:给付新制可望加薪六千 送餐员郑秀瑜(右)骑着机车,从委託的製餐点(玉里医院)出门,送便当给偏乡需要照护的人。记者胡经周/摄影

Q1.偏乡原乡幅员辽阔,居服或送餐的给付,似乎不能与都会同一制度?要如何解决?比如居服个案家之间可能是越过一个山头,一天只能服务少数个案,导致收入不足?有些团体只好募款以保障月薪支应?

A1.卫福部社家署副署长陈素春:

过去政府给付居家服务一小时二百元,而照服员实拿一百七十元。但服务提供单位反映,政府没因应时间、地点或个案的複杂度做给付加成,导致不敷成本。

此外,长照服务共有十三项补助项目,过去长照服务提供单位要针对补助项目逐项核销,行政作业太过繁琐。推动长照2.0计画后,长照支付给付也提出新制,未来将改「统算」,今年先自「居家服务」项目进行试办。

居服支付给付新制将个案由失能轻重分八个等级,另依服务时段、地区及特殊服务对象予以服务单位额外加成,类似「论人计酬」。简单来说,于偏乡原乡等「资源不足区」服务的照服员,每月至少可多三千元薪资,还可再多每月三千元的交通津贴。

不过,没有参加新制的县市,从今年起就有地域补助加给,只要服务原住民乡,每个月都会多给付三千元。

但是目前居服支付给付新制的试办计画,是否就能解决不敷成本问题,还要蒐集新制成效状况,包括计入加班、退休等各式成本试算,再研议增加给付与否。

至于送餐服务,目前是针对中低收及低收的独居老人,只要评估有需求就会提供送餐服务,每餐以五十元为计算。

若送餐规模够大,一餐成本可降到卅五元到四十元,基本上是足够的;但当个案少的话,建议结合民间资源,例如多余的炊煮食材等,减少花费。

Q2.核销冗长一直是问题,很多团体必须借钱垫付薪水,是很大的负担,如何解决?

A2.卫福部社家署副署长陈素春:

过去服务提供单位请款核销,经常是上一年度完成核销后,地方政府才拨款,确实要耗费很多时间,提供单位才会拿到钱。

今年起,卫福部公务预算就实施「预拨制度」,全年分三期,第一、二期就预拨百分之七十五的预算,剩下的百分之廿五就需待地方政府将上一年度的核销全部结清,才全部拨出。

为什幺还是有单位没拿到钱?是因地方政府和单位是以公开招标计画的方式合作,再将补助拨进民间单位的专户;但若单位上一个年度没和地方政府合作,核拨时间就可能延宕。

再加上各县市政府的会计单位做法不同,有些契约要求第一期先核销验收完,才再拨第二期的钱,就可能出现还有单位迟没拿到钱的状况。

但从明年起,核销方式将採「特约制」,类似目前健保署和特约医疗机构的方式,也就是利用这个月的「服务点数」,下个月和地方政府请款,每月申报一次,不会再是「每年」申报一次,加快给付核销速度。

偏乡居服员不敷成本 卫福部:给付新制可望加薪六千 一粒麦花莲光复日照中心,专车接送需要钱来接受照护的长辈。记者胡经周/摄影

Q3.目前有些採预拨制,但仍有地方政府会挪用,如何解决?可以像健保一样採特约制,直接由中央拨款吗?

A3.卫福部社家署副署长陈素春:

长照经费是专款专用,地方政府不能挪用,若没符合专管专用,可向卫福部反映,会再请地方政府配合改善。

健保是直接由中央拨款,是因中央健保署是单一保险人之故,但长照并非如此,仍需由中央政府拨款给地方政府,再由地方政府拨款至各单位。

Q4.原乡要一乡一日照,最大难题是合法建物难觅,政府如何协助解决?有些承接的民间单位备受刁难。

A4.卫福部社家署副署长陈素春:

原乡合法建物难觅,但依长照服务法规定,可「专案」报请主管机关审查,让既有建物能顺利转作长照,基本上不会刁难服务单位。

不过,土地使用也涉及建管和消防问题,营建署和消防署在建管及消防类组上,并没有分「长照机构」类型,需要法规修正。该部已行文报请内政部协助,希望今年内做完法规修订。

偏乡居服员不敷成本 卫福部:给付新制可望加薪六千 送餐员郑秀瑜(图右)骑着机车,从委託的製餐点(玉里医院)出门,送便当给偏乡需要照护的人。记者胡经周/摄影